<menuitem id="bplrx"></menuitem>

    <nobr id="bplrx"></nobr>

      <nobr id="bplrx"><thead id="bplrx"></thead></nobr>
      <span id="bplrx"></span>
        <address id="bplrx"><mark id="bplrx"><nobr id="bplrx"></nobr></mark></address>

        <nobr id="bplrx"><thead id="bplrx"></thead></nobr>

          新華報業網 > 首頁 > 正文
          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:定格劃向勝利的背影 | 號角催征——解碼《新華日報》老報紙里的百年初心?
          2021/08/15 16:00  新華報業網  

            遼闊的江面上,船只集結,人民解放軍正準備渡江。一艘小船上坐滿了荷槍實彈的戰士,船尾,一位大辮子姑娘使出全身力氣奮力搖櫓,瘦小的背影美麗生動,充滿力量……

            攝影家鄒建東的這幅攝影名作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,早已成為渡江戰役的經典畫面。作品拍攝于1949年4月22日揚中至丹陽江面,首發于1950年4月21日《新華日報》“渡江勝利周年紀念版”畫刊。

            “最后一把米,送去當軍糧;最后一塊布,送去做軍裝;最后一個兒,送軍過大江。”長江中下游流傳的民謠,真實描畫了1949年解放戰爭渡江戰役中,百姓踴躍支前,護送解放軍渡江的情境。

            2020年8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渡江戰役紀念館時強調,淮海戰役的勝利是靠老百姓用小車推出來的,渡江戰役的勝利是靠老百姓用小船劃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72年過去了,大江兩岸的硝煙和炮火早已在歲月長河中遠去。如今,這里水清岸綠、江豚騰躍。

            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中的“大辮子姑娘”名叫顏紅英,如今住在蘇州市吳江區苑坪鎮,7月30日,記者來到這里探訪她。此時,一部電視劇《理想照耀中國》正在全國熱播,其中的一集完整還原了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照片上只有19歲的顏紅英如今已經年過九旬。參加渡江戰役兩年后,顏紅英結婚成家,來到吳江農村生活,目前住在兒子董紅兵家中。年事已高的顏紅英雖然已不方便言語和走動,但提及當年“送解放軍渡江”的場景,老人的眼里閃耀著光,這是這個鄉村姑娘一生的榮耀,讓全中國認識了她。

            “送解放軍渡江的故事,媽媽給我們從小講到大。”顏紅英的兒子董紅兵告訴記者,母親原籍在揚州市寶應縣,家中有一條船,顏母早逝,顏父顏建發便帶著顏紅英和二女兒顏根兄,在泰州一帶走水路、跑運輸。1949年4月初,顏紅英和父親、妹妹送小麥到泰興時得知,解放軍在調集船只,準備橫渡長江。19歲的顏紅英聽到后,義無反顧地勸父親捐出自家船只,運送解放軍渡江。就這樣,一家三口都加入了支前的隊伍。

            董紅兵拿出家中的“支前證”,上面寫著“授予顏紅英同志:‘最美廣洋湖人·支前模范’榮譽稱號”,落款為“中共寶應縣廣洋湖鎮委員會 寶應縣廣洋湖鎮人民政府”。“母親以前有過一張‘支前證’,但不慎燒毀,對這張新證書她很珍惜,這不僅是她參加渡江戰役的證明,也是她一生擁軍愛軍的見證。”董紅兵說。

            “媽媽告訴我們,渡江戰役前,所有的戰士和船工都經歷了艱苦的訓練,很多不會游泳的戰士,為了爭取到參戰名額,夜以繼日地在岸邊練習游泳動作。”董紅兵說,訓練也是有危險的。一次,母親劃船把戰士從岸邊帶到江心時,一顆國民黨的炮彈迎面襲來,“媽媽把穩船舵,猛地調整方向,又猛地把方向拉回來,巧妙地避開了那顆炮彈,船上20多名解放軍戰士毫發無損,但媽媽的臉卻被彈片炸傷了,血流不止,昏倒過去,聽力也永久受損......”

            “媽媽醒來后,船上的解放軍指戰員問她傷勢如何,媽媽連說幾個不要緊,還說只要能送解放軍親人到前方打勝仗,一切都值得!”

            4月20日晚和21日,人民解放軍發起渡江戰役。解放軍戰士在支前船工們的幫助下,奮力沖向長江南岸。顏紅英父女三人的船,先后于21日晚從長江北岸渡向揚中,22日再渡向丹陽,全程護送解放軍渡江。

            “你看,劃船的那個是我媽媽,前面坐著的,是我的二姨顏根兄,她隨時準備接替我媽媽劃槳,在船尾掌舵的,是我的外公顏建發,他們三人載著滿船一共24名解放軍戰士,冒著敵人的炮火,順利抵達了江南。”董紅兵指著照片向記者介紹。

            當年戰火紛飛的揚中渡江口,如今建起了渡江文化園,廣場中央豎立著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的主題雕塑,顏紅英和戰士們的渡江畫面在這里被定格,極其壯美。

            “小姑娘當時迸發出全身的力氣,正在奮力搖櫓,背后的大辮子,隨著她的動作前后搖擺,充滿著力度和美感,讓我當時情不自禁地拍下了這張照片。”這是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照片作者鄒建東生前對拍攝過程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8月4日,記者視頻采訪了鄒建東的兒子,原《人民畫報》記者鄒毅。鄒毅介紹,1949年4月21日,時任新華社第八兵團分社記者的鄒建東跟隨著第三野戰軍8兵團20軍59師打下揚中,次日,該部從揚中橫渡夾江,進攻對岸的丹陽。當天傍晚,大軍集結,千帆開渡。“這時候,父親正好看到萬軍叢中,一個劃船的小姑娘特別顯眼,在宏大的戰爭場面中,竟有這樣一種柔美,他立刻把這個畫面記錄了下來。”鄒毅說,當時因為不在一條船上,父親沒辦法與這位小姑娘交流,但照片拍下后,父親一直念念不忘,很想進一步地采訪她,了解她背后一家人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鄒毅從專業角度評介,有關戰爭的攝影作品大多展示沖鋒陷陣、交戰拼殺的“硬核”場面,而這幅照片有種“柔軟”的美——大辮子姑娘柔弱卻矯健的姿態,給冰冷、緊張的戰爭場面平添了一抹溫情。“這種溫情是什么?是軍民魚水交融的深厚情誼。一群身著軍裝的戰士中,出現一個漁家女的身影,說明老百姓被充分發動起來,這艘小船承載的,正是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為什么能取得勝利的密碼。”鄒毅說。

            渡江勝利后,鄒建東所在的新華社第八兵團分社在南京集體轉業,參與籌辦恢復出版的《新華日報》。鄒建東是《新華日報》唯一的攝影記者,既是組長又是記者,就住在原國民黨中央日報社的三樓。每星期出一版畫刊,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就刊登在了1950年紀念渡江戰役勝利一周年的《新華日報》畫刊上。當時的圖片說明寫到:“‘趕快追上去,別讓敵軍逃跑了!’船工們緊張地一船又一船把解放軍送過江去,連小姑娘也起勁地搖起槳來。”

            鄒建東記錄了顏紅英,記錄了解放,鏡頭里有個體,也有時代,留下了一批足以載入史冊的影像。《敵人就在那里》《百萬雄師過大江》《解放軍占領南京總統府》《開國大典前夜,南京被服廠工人們通宵趕制五星紅旗》等作品,均已成為歷史名作在國家博物館、軍事博物館及各省的博物館中展出,寶貴的照片底片在新華社圖片檔案館和解放軍畫報社資料室里收藏。

            作為攝影組的創始人,鄒建東在南京《新華日報》工作了三年。“父親常說,自己在南京工作起來是很興奮的,那種興奮,就是《解放軍占領總統府》表現出的昂揚情緒。”鄒毅說,“父親和戰友們親眼見證了曾經的國民黨首都被共產黨接管,多年為之奮斗的目標得以實現,下一步就是滿懷激情地為建設新中國而努力,那是怎樣一種喜悅和希望啊。”

            對南京,鄒建東充滿了感情,“我的姐姐1952年出生在南京,爸爸就為她取名紫金。”鄒毅說。

            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的照片發表后,鄒建東一直努力尋找那位身材瘦小卻異常勇敢的“大辮子姑娘”,期待能親手把這張相片交給她,可惜多年未能如愿。

           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50年后。

            1999年4月27日晚,顏紅英的二女兒董小妹在看電視時,注意到紀錄片《風雨鐘山路》里正展示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的歷史照,而照片中只留下背影的姑娘正是自己的母親。于是,她立即趕回吳江家中告訴了母親顏紅英。

            5月7日,顏紅英與妹妹顏根兄由顏紅英兩位女兒董紅英、董小妹陪同,一起來到南京,找到了紀錄片制作方說明身份。與此同時,遠在北京的鄒建東也得知,“大辮子姑娘”找到了!

            鄒建東熱情邀請顏紅英、顏根兄姐妹赴北京團聚,還特地送給她們兩張《我送親人過大江》的全新照片。“拿到照片,媽媽很激動,說這是她人生的第一張照片,盡管隔了50年才看到,但當年劃船送解放軍官兵過江的一幕仿佛還在眼前。”董紅兵說。

            “父親當時緊緊握住顏紅英的手,說當年如果不是你們這樣的船工奮不顧身地支援前線,百萬大軍是過不了長江的,人民的功績是不能忘記的。”鄒毅回憶。

            南京渡江勝利紀念館專家向記者描述的戰爭史實,可以更加清晰地看到照片的大背景———

            1949年4月20日夜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、第三野戰軍在炮兵、工兵的掩護配合下,先后在西起江西湖口、東至江蘇靖江的千里戰線上強渡長江,向著國民黨軍的沿江防線發起猛烈的進攻。

            解放軍在鎮江江面分三路渡江。東路經揚中在大港一帶登陸;西路在高資登陸后,向南京、句容推進;中路由瓜洲、六圩過江,進入鎮江市區。東路的戰斗異常激烈。4月21日21時30分,解放軍從泰興永安洲登船,向揚中進發。船到江心,被敵人發現,雙方發生激烈交戰,照明彈把江面照得如同白晝。

            夜晚渡江,幸虧有無數像顏家父女這樣熟悉航線的船工幫忙。“顏紅英所在的船工隊伍,負責支援第三野戰軍第8兵團20軍。”南京渡江勝利紀念館黨支部書記、館長吳小寶介紹,“4月21日,這支部隊發起渡江,進攻揚中。但起渡時風向驟變,原定在江都三江營起渡的58師,船只無法拖至起渡點。而在泰興永安洲由東向西渡江的59師,則因風速過大,先頭船只被大風吹至偏北。”因此,20軍最先只有兩個突擊營在得勝港、鐵匠港附近登陸揚中,并與島上守敵的3個團展開激戰,守住了登陸點。4月22日凌晨,20軍的4個團順利過江,發起全面進攻,守敵倉皇而逃。次日,該部從揚中橫渡夾江,進攻對岸的丹陽。

            大軍于23日占領南京,宣告國民黨反動統治覆滅;6月2日解放崇明島,渡江戰役勝利結束,加速全國解放步伐。百萬雄師身后,320多萬名支前民工幫助解放軍碾米磨面、籌集糧草、趕制軍鞋、搶修船只、鋪路架橋、開渠疏河、運送彈藥......其中,2萬多名船工加入運送大軍渡江的戰斗隊伍,傷亡上千人。

            “渡江戰役中,廣大群眾用實際行動做到了‘解放軍打到哪里,我們就支援到哪里’‘傾家蕩產,支援前線’,這才有了最終的勝利。”吳小寶說,如果說嘉興南湖的“紅船”承載著中國共產黨人開天辟地、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,那么渡江戰役的“木殼小船”則詮釋了“江山就是人民,人民就是江山”的深刻內涵——依靠人民,贏得人民信任,得到人民支持,這是中國共產黨百年來能夠克服任何困難、無往而不勝背后最磅礴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總策劃:雙傳學 顧雷鳴

            執行策劃:王曉映

            記者:金亦煒

            拍攝:張琦 周成瑜 韓雷

            剪輯:張琦

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責編:紀樹霞

          版權和免責聲明

          版權聲明:凡來源為"交匯點、新華日報及其子報"或電頭為"新華報業網"的稿件,均為新華報業網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"新華報業網",并保留"新華報業網"的電頭。

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站轉載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新華報業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者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      read_image_看圖王.jpg
          婁勤儉.jpg
          吳政隆 - 副本.jpg
          蘇言.jpg
          受權.jpg
          周刊 報業網小banner_wps圖片.jpg
          cj.jpg

          相關網站

          二維碼.jpg
          21913916_943198.jpg
          jbapp.jpg
          wyjbL_副本.png
          jubao.jpg
          網上不良信息_00.png
          動態.jpg
          99XXXXC0m